筆趣閣 > 超凡貴族 > 第577章 麗諾比娅

第577章 麗諾比娅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鸢堡的後花園。

    凱瑟琳身穿寬松白袍,遮住隆起的小腹,纖手搭著維克多平伸的左前臂,漫步于碧綠的長青草草坪。她清豔迷人的臉蛋閃耀幸福光輝,碧綠眼眸盡是柔情蜜意,時刻注視著自己的愛人。

    按照教規,領主和高階騎士出行,在城鎮停留或抵達目的地都要先去教堂祈禱,這可以避免不必要的誤會,也確保自身的安全。維克多毫無顧忌地獨自溜進鸢堡,表明了他對王室的信任。而蘭德爾殿下的信任源自和凱瑟琳的親密關系。

    見到維克多的那一刻,凱瑟琳心花怒放,她堅信,如果自己不在王宮,維克多就不會進鸢堡。

    蘭德爾殿下只爲她和她肚子裏孩子而來。

    即便羅蘭離開鸢堡,外出冒險,自己也不必彷徨憂愁,蘭德爾殿下就是她背後的參天大樹,爲她,爲愛德華,爲她肚子裏的孩子遮風避雨。

    庭院的中間有白秞岩堆砌的圍井,中間的位置長出一顆高大的無花果樹。樹上碩果累累,空氣中彌漫著淡雅的果木清香。

    一團微風憑空浮現,拂去白釉岩井欄上的微塵,維克多伸手試了試溫度,確定沒有問題,才扶著凱瑟琳坐下,握住她光潔如玉的小腿,動作輕柔地按摩著。

    望著維克多專注的神情,凱瑟琳甜甜一笑,聲音輕細而柔媚“親愛的,我現在可沒有辦法服侍你。”

    高階女騎士當然沒有普通孕婦的妊娠反應,她們不會惡心,不會嘔吐,身材不會臃腫變形,不會行動不便,更不會腿腳水腫。但維克多總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什麽,不是爲了凱瑟琳和她肚子裏的孩子,只爲自己。

    這是他第一次當父親。

    血脈高貴的騎士很少在30歲以前生育子女,維克多的血脈尚未穩定,無論是按照精靈族的壽命,還是融合了人類血脈的新形態,他都還未成年。不過,異世界的27歲相當于地球上的40歲,維克多的人生經曆超越他的實際年齡,他格外期待有自己的孩子。

    凱瑟琳不僅是小男爵的第一個女人,也是維克多第一個孩子的母親。她的心跳和她肚子裏孩子的心跳同步,每一次脈動都令維克多無比著迷。聽著這對母女的心跳聲,他仿佛擁有了整個世界,內心甯靜卻又充滿力量。

    這個小生命與他血脈相連,是他生命的延續,證明他存在于這個世界,真實而非虛妄。

    “我能摸摸她嗎?”維克多半跪在地上,擡起暗金異色的雙眸,期待又忐忑地問道。

    凱瑟琳內心一顫,一股莫名的情懷湧上心頭,握住維克多修長勻稱的手掌,輕輕地按在自己的腹部,柔聲說道“當然可以,我的愛人。”

    透過輕軟的細亞麻布料,維克多感受到凱瑟琳光滑細膩的肌膚,微弱而堅定的心跳清晰地落入他的掌中。他的腦海中飛快勾勒出一個胎兒的影像,這並非是振動的描述,而是風元素的共鳴。

    突如其來的變化令維克多手足無措,生怕傷到凱瑟琳和肚子裏的孩子,連忙把手移開。迎著凱瑟琳詫異的目光,他皺起細長筆直的眉毛,仿佛做錯事般地嗫嚅道“我……她沒有動,從我見你到現在,她一直沒有動過。”

    蘭德爾殿下頗有些孩子氣的話語讓凱瑟琳不禁失笑,摟著愛人的脖子,安慰道“親愛的,別擔心。她現在還小,再過兩個月,她才會踢我。明年的三月份,你就可以看到她啦。”

    維克多松了口氣,坐到凱瑟琳身邊,將她和女兒一並抱到自己的腿上,好奇地問道“她……她像我,還是像你……我是說,她會是一個月精靈貴族嗎?”

    靠著維克多的臂彎,凱瑟琳咬了下紅唇,飽含歉意地說道“親愛的,她會是一位美麗而強大的狂風女騎士……高階女騎士孕育後代的過程中,與虛空元素交互的同時,也在洗練孩子的騎士血脈。騎士血脈弱于高階女騎士的伴侶,他的弱血脈會被替換掉,每個高階女騎士的後代至少是一名資深騎士。而血脈強于我們的伴侶,比如你的黃金血脈,我就無法替換掉。事實上,我運轉鬥氣的時候,我們的女兒也和風元素海相呼應,通過她,我能感知到元素海的存在。憑著這份記憶,我或許也能突破血脈的屏障,成爲半黃金化的怒濤騎士。”

    “親愛的,你沒有發覺嗎?月精靈的血脈多數出自女性,你是罕見的特例。如果你想擁有一個月精靈血脈的後代,必須和風語月精靈血脈貴女結合才行。”

    這個時代除了維克多自己,還沒有覺醒風語天賦的月精靈血脈貴族。

    維克多無所謂地說道“月精靈女尊男卑,太陽精靈的配偶都是月精靈中的頂級強者……我也只是隨便問問,並不會爲此感到遺憾。”

    “對了,你的領地現在怎樣呢?有什麽地方需要我幫忙嗎?”

    “領地由我的追隨者在打理。”凱瑟琳摸著小腹,微笑說道“出于安全的考慮,即便這次鸢堡迎來新的女主人,我暫時也不會搬離王宮。畢竟鸢堡距離大教堂比較近,等我們的女兒滿五周歲,我們才會去公爵領。親愛的,你有五年的時間,幫我們母女規劃領地。”

    維克多有力點頭,興致勃勃地說道“這是我應該做的,我會替你們打造最漂亮的宮殿莊園、最堅固的城堡、最合理的城鎮、農田和牧場。”

    凱瑟琳抿嘴笑道“殿下,我對此深信不疑。”

    維克多暢想女兒未來的居所,思維發散到她的婚姻,猶豫著問道“親愛的,我們女兒會嫁給誰?”

    “她誰也不嫁。”凱瑟琳似乎能洞悉維克多作爲父親的醋意,委婉說道“下一代溫布爾頓奧斯維德女公爵只會招贅奧古斯特家族的優秀子弟……比如,威廉姆斯攝政王的幼子,托馬士奧古斯特。”

    “托馬士?我怎麽沒聽說這小子?”維克多的語氣大有一種自家的白玫瑰被黑烏鴉叼走的憤懑。

    凱瑟琳噗嗤一笑,解釋道“托馬士還要10個月才能出生。”

    維克多的注意力立刻轉移到女兒的名字上,問道“溫布爾頓是她的血脈姓氏,奧斯維德是她家族姓氏,那她的名字起好了嗎?”

    凱瑟琳擡起纖手,撫摸維克多的臉龐,慵懶地說道“這是你作爲父親的權利……我原想等她的出生的那一刻,讓你給她起個名字。你現在最好多想幾個名字,一定要讓我滿意才行。”

    “好!”

    維克多躍躍欲試,環住凱瑟琳的隆起的小腹,元素共鳴,血脈相連的感覺再次湧現。他“看”到一個小小的生命躺在自己的掌心,脆弱而強大,平凡而高貴,漸漸明悟到

    自己擁抱世界,世界就會擁抱自己。

    強大的生命都格外珍視自己的後代,太陽精靈比巨龍還要稀少,作爲精靈族血脈的維系者,他們是最接近始祖神靈的長生種,而原生種的人類同樣愛憐自己的血脈後裔。這恰恰是人類與月精靈的另一種更強烈更深刻的血脈共性。

    每一個後代都是心靈血脈的延續和壯大。掌中的小生命是維克多在這個世界留下的第一個法則印記,也是世界本源對他的認可。

    維克多的心靈力量無限拔高,銀月秘法自發運轉,進入了法則共鳴,天人合一的精神狀態,金光閃耀的雙眼轉爲內斂堅凝的暗金色。

    “她叫麗諾比娅,父親的榮光,狩獵的女王。”

    這一刻,整個布利諾爾城的黃金騎士都聽到了風的低語

    ……麗諾比娅……

    藍黎雀家族的別墅,納維爾王國的路德維西公爵和博瑞王國的安德烈殿下同時擡頭,看到彼此眼中的驚駭與困惑。

    “…麗諾比娅?”

    “這是聖域級別的力量?!”

    布利諾爾城的大門外,等候西爾維娅車駕的戈隆侯爵在隨從驚訝的目光中,離開隊伍,轉頭凝望鸢堡的方向。

    “麗諾比娅……她將是奧古斯特家族的傳奇守護者。”

    篆刻薔薇花紋和獠牙紋章的馬車內,西爾維娅舒展優美的身體,斜臥在松軟的雪貂皮塌上,上面還留有維克多的氣息。她眼波如水,帶著點醋意的吃吃笑道

    “麗諾比娅……親愛的維克多,不久的將來,你要給我們的兒子取一個更好的名字。”

    凱瑟琳對這一切毫無所察,她完全沉浸于元素海的擾動,根源就在腹中的骨肉。也幸好,腹中的胎兒隔絕了元素海的擾動,沒有對她的靈魂造成任何沖擊,卻讓她有機會一窺世界本源的些許奧秘。

    “麗諾比娅……非常好聽的名字。”

    不遠處傳來宛如鸢鳥鳴唱般悅耳的聲音,明豔無雙的羅蘭公主躍上草坪,白金色的秀發長辮隨之跳動,充滿了生命的活力。她的身後還跟著愛德華和安娜。

    凱瑟琳見到兒子和他的未婚妻,頓時醒轉過來,運轉鬥氣才控制住臉上的紅暈,儀態優雅地從維克多腿上站了起來,從容不迫地笑問道

    “羅蘭,你們什麽時候來的?”

    只是她刻意回避愛子好奇又促狹的眼神,便暴露了自己的心虛。

    羅蘭一邊把玩自己的辮子,一邊無辜地說道“我們一直在這裏啊……你們倆光顧著親熱,沒注意到我們而已。”

    凱瑟琳大窘,安娜卻解圍道“我們一直在大花園指揮工匠改造磚窖,長公主殿下突然把我們拉過來了。”

    “安娜!”羅蘭氣咻咻地瞪著拆穿自己的未來王後。

    安吉麗娜吐了下舌頭,拉著不情不願的愛德華,向自己的監護人行禮道“蘭德爾殿下,日安。”

    這時,維克多已恢複了常態,只是眼睛中暗金光環變得更加明顯,起身回禮,颔首笑道“陛下,安娜,再次見到你們,我很高興。”

    愛德華臉色古怪,哼哼了一聲就算回應了蘭德爾殿下的問候。

    維克多是他小時候的玩伴,是姐姐的學生(羅蘭自稱的),是母親的親密伴侶,是未來妹妹的父親,他居然還是安娜的監護人!

    幸好,安娜馬上就要和我結婚,再不需要什麽監護人了……愛德華暗暗想到,他決定先避一避風頭,免得被未婚妻的監護人狠狠地教育一通。

    “喂,你再次見到老師,不高興嗎?”羅蘭雙手抱胸,抖動右腳,斜睨著維克多,精致絕倫的俏臉上寫著“老師我很不高興。”。

    維克多現在心情大好,剛剛的法則共鳴狀態讓他的精神屬性至少提升了2點,但這種內外世界相融的回饋恐怕只有一次。

    他上前施禮,半真半假的調侃,“長公主殿下,我時常挂念您……您比我們上一次見面的時候,更加美貌了。”

    自戀的長公主就吃這一套。

    果然,羅蘭撫著自己的臉頰,喜滋滋地說道“是嗎?你果然有想念老師,我只是比以前漂亮了一點點,都被你給看出來了。”

    “你,你……”小國王指著維克多鼻子,很想斥責他有了凱瑟琳還不滿足,居然還敢打羅蘭姐姐的主意。

    凱瑟琳玉臉微沉,愛德華頓時就啞巴了,只是看維克多的眼神就像看到大野豬沖進了自家的後花園,肆意踐踏花卉,自己卻又無可奈何的痛心疾首。

    維克多絕對是被冤枉了,但也不能怪愛德華。高階騎士以外的男性看見他和女性說話,都會産生類似的想法。

    羅蘭上下打量維克多,開口問道“你違背教規,獨自來鸢堡,就是爲了給凱瑟琳的女兒取個名字?”

    “約克公爵的鐵磚盛宴鬧出這麽大的動靜,我懶得和諸王國的使節打交道,讓西爾維娅去應酬吧。等愛德華和安娜結婚慶典的前夕,我再去布利諾爾大教堂做祈禱。”維克多淡淡說道。

    鐵磚技術影響深遠,維克多免不了會遇到各種試探,即便他現在是傳奇階的殿下,可他的精神力量不能外放。在高階騎士的眼中,蘭德爾殿下具有天然的親和力,也可以說是軟柿子。但沒有人敢在西爾維娅面前肆意試探。

    羅蘭眼睛一亮,追問道“這些天,你都住在鸢堡?我們一起改進鐵磚工藝怎麽樣?”

    “不。”維克多搖頭說道“我更想在奧斯維德公爵領,替麗諾比娅設計一個遊樂園。”

    “……遊樂園?好啊!我們一塊去。”長公主兩眼放光,笑吟吟地說道。

    “還有我和安娜。”

    愛德華舉手要求加入,並暗下決心,要千方百計阻撓維克多勾引羅蘭,免得他今後冷落了凱瑟琳。

    。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