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要做閻羅 > 第522章:不負如來不負卿

第522章:不負如來不負卿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秦夜點了點頭,是啊……當初王成浩的死,他就覺得有問題,原來,那時候就是政府方面的試探麽?

    “所以……你一直是判官?”周先龍仍然不敢,也不想相信,沉聲問道。

    林翰和蘇鋒的目光死死看著秦夜,仿佛有千言萬語,但什麽也說不出來。

    “不。”秦夜惜字如金,他沒太多心情說話。人總有那麽一點時候,好似一夜之間長大了很多,懂了很多,想通很多。他現在就處于這種狀態。

    周先龍點了點頭:“既然這樣,那……不如和我們一起去特別調查處總部喝杯茶?”

    “沒空。”秦夜幽幽歎了口氣,收拾好心情,幽幽看著他們道:“既然知道,又何必說破?”

    何必揪著不放?

    周先龍搖頭:“並不是每件事都只能用對錯來衡量。”

    “你的存在,有太多的變數。你可能會爲陽間帶來解決靈異爆發的希望。只要有一絲希望,都不能放過。”

    “我們更不能因爲你沒有做出錯事而放任不理。殺人犯在殺人之前,也很可能是好丈夫,好兒子。陽間已經經不起波折,你是誰,是什麽,這是政府一定要搞清楚的問題。所有政府,都不可能容忍變數的存在。”

    “誰都有自己的責任。誰都有自己的立場。在其位,就要謀其政。否則……不過是屍位素餐而已。我們必須這麽做。”

    秦夜無比感慨地歎了一聲,是啊……在其位,謀其政,誰都有自己的責任。爲了自己的責任,周先龍抛棄了師生情,林翰和蘇鋒到現在也沒開口。

    國家國家,先有國再有家。而他……則是將小我放到了大我之前。

    真想不到……這種時候還被周先龍上了一課……

    “沒空。”他平靜地仿佛沒有感情,也更不想對陽間說自己的身份。畢竟……合適的牌要合適的時候打,才有最好的收益。

    已經和陽間談好兩年後交涉,到時候手握數省陰司,遠比鬼門關都沒有做好的現在攤牌更適合。

    “哎……”周先龍也歎了口氣:“那……得罪了。”

    秦夜看著自己的手,修長,沒什麽傷痕,輕輕感受著手心的溫度,沉聲開口:“你們確定要和我動手?”

    “主任……”林翰顫聲開口,剛說話,莫長浩就冷冷道:“林導師,你要記住,你首先是特別調查處的調查員。第一修大的導師。”

    林翰張了張嘴,最終沒有說什麽。

    周先龍直視秦夜的眼睛:“我說過,在其位,謀其政。”

    “當你看過一份份卷宗,知道多少家庭夜不能寐,知道多少兒童只有在父母懷裏才能安睡。你也會明白這個職位的分量。”

    秦夜沒有開口,直視無聲地看著手中掌紋,仿佛看到了過去一幕幕畫面。

    是啊……自己早知道的,陽間並不信任陰間。

    陰陽目標一致,但……同心戮力的前提,是“同心。”

    對一個百年沒有出現的陰司政權,怎麽可能瞬間同心?

    當他官升無常的時候,就聽過周先龍在破廟外說過,對比陰司,陽間更信自己。那是不得不相信自己,百年來一直努力,勉強維系,才有了今天的結果。

    誰能想到,當初歡送自己的人,現在拿著武器站在自己面前?

    “真是諷刺……”他搖了搖頭,轉身離開。

    人生,就像水,而人,就像魚,四周湍急的水流不知道會將人帶到哪裏。或許一起遊出來的魚,有的進入了大江,有的進入了大湖。

    一起出發,不代表一起踏上歸途。

    他能感覺到,這一瞬間,屬于自己的陽間,已經漸行漸遠。

    也沒有什麽好留戀的了……

    早就預備著今天,沒想到啊……來得比自己預計的還快……

    就在他轉身的刹那,莫長浩動了。

    秦夜已經因爲無面女的符箓跌下府君境界,還有張道主桃樹的葉子,他們有充足的信心動手。

    莫長浩身形如電,一掌揮出,掌心竟然泛出絲絲金光。就在即將碰到秦夜的刹那,秦夜擡起手,和對方對了一掌。

    轟!塵土飛揚,莫長浩的身形直接倒退十幾米,愕然看著他,隨後猛然回頭:“你們還在等什麽?!”

    話音未落,數位信天翁沖了過來,手中鎖鏈懸挂著鈴铛,發出讓人眩暈的鈴聲。隨著他們手指輕彈,所有鎖鏈飛射而出,沒入各方地底,刹那間,將這裏形成一片鎖鏈的囚牢。

    “動手!”周先龍一聲低喝,七竅中電芒密布,如雷神降世一般沖了過來。

    秦夜不想動手。

    現在他只想找個地方,好好休息一下,整理一下心情。

    接任閻王至此,他終于覺得……有些累了。

    這種疲累,是看到未來目標之後的重振旗鼓。他有些明悟,自己應該走什麽樣的路。

    不過,他也並不准備去久仰的燕京總部看一看。

    就在周先龍話音剛落的時候,所有調查員全都行動了起來。莫長浩沉聲道:“小心!這可是正牌判官!絕不是你們能應付的!”

    “所有人不要離開太遠,相互呼應!按照天罡破煞陣所有方位來……你在做什麽!!”

    話音未落,莫長浩一聲怒喝,秦夜冷眼看過去。卻發現……林翰沒動。

    蘇鋒也沒動。

    “你們……混賬!!”周先龍咬牙罵道,然而現在根本不是多說的時候,剛才厲鬼對厲鬼的那一幕還停留在腦海中,他相當清楚,決不能掉以輕心。

    “72號,36號!你們負責他們的區域!快!”

    刷拉拉!數件陰氣直指秦夜後心,瞬間穿過,然而,原地只剩下一片陰氣,同時,空中,傳來一聲輕歎。

    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林翰終于擡起了頭,眼中無比複雜,他竟然從這一聲輕歎中,聽到了太多的東西。

    是放棄,放棄該放棄的。

    是明悟,明悟自己該走的路。

    同時,也是預示著,和他們再無瓜葛,下次見面,就是陰司和陽間的談判。

    不……我不想這樣……

    他嘴唇顫抖地往前無意識走了幾步,第一修大這一年,一幕幕畫面再次出現眼中。對比現在嚴陣以待的各位調查員,看著現場布滿地面的天罡破煞陣,他明白自己應該出手,但是……手卻好似萬斤重,根本擡不起來。

    就在此刻,數位信天翁忽然發出一聲悶哼,暴退十幾米!身體上出現道道傷痕,絲絲縷縷的陰氣從中泛出。

    “他要走!”莫長浩喊道:“所有能動的陰差,堵住出口!這是命令!!”

    “看看你們肩膀上的肩章!想想你們爲什麽加入特別調查處!別愧對自己的職位!!”

    命令……

    這兩個字如同閃電劃破長空,林翰渾身一震,和蘇鋒一起,幾乎本能地沖向最近的出口。

    隨便堵住一個……就行了吧……

    然而,就在他們剛站到這一門出口的時候,面前無數陰風凝聚。他瞠目結舌地看著陰風中少年的身影,嘴唇發幹,最終化爲一抹苦笑。

    果然……命運從不會放過誰。

    秦夜也愣了,他沒想到隨便挑了個最近的出口,卻遇到了最不想遇到的人。

    “動手!!”周先龍威嚴的聲音從後方傳來,林翰和蘇鋒渾身一震,真氣毫不猶豫地運轉手臂,手心一張符箓瘋狂旋轉,散發出古樸森嚴的氣息。

    所謂陣法,是由陣眼和陣樁組成,他們就是陣樁,陣眼在周先龍身上。如果所有陣樁啓動,這裏就會成爲一個封閉空間,除非擊破陣眼,根本無法出去。

    刷拉拉……符箓上銀光乍現,翻湧如龍,半秒的沉默後,秦夜猛然擡起手,帶著道道陰氣抓向林翰。

    對方下意識地一擡手,符箓擋在前方,如同樹根一樣,密密麻麻的龜甲文蔓延四周,即將和其他符箓連接到一起。

    啪……時隔一年,兩人再度交手,相隔不足一米,對方的神色是如此清晰。

    秦夜很平靜,就這麽波瀾不興地看著對方。一如一年前,他們剛見面的時候。

    他沒想過,林翰會對他出手。但現在,卻感覺毫不意外。

    他理解的,是啊……人都有自己的立場。

    只是……心爲什麽這麽難受呢?

    活的太久,才明白感情的珍貴,無論是愛情,或者友情。他小心翼翼培養的友情,如今……也不需要自己了嗎……

    果然啊……人間不值得。

    不值得留戀,不值得投入太多……畢竟,能理解自己的,只有同樣吃過太歲的人。

    哀莫大于心死,但很少有人能體會到,死心之後繼續捅上一刀,換來的是平靜。

    林翰死死咬著牙,臉上的肌肉都在顫抖,他本來就是一個外向的人,這一刻,看著那雙熟悉的眼睛,人高馬大的漢子眼圈竟然有些微微發紅。就在此刻,他手中符箓上的銀光猛然淡了下去。

    就像機器失去了動能,那些即將和其他符箓勾勒在一起的龜甲文迅速暗淡,最後逆流回符箓之中。

    畫面仿佛定格,半秒後,秦夜直視著對方的眼睛,平靜開口:“你還是對我動手了。”

    “不過,謝謝。”

    話音未落,無數陰風陡然穿過林翰的身體。就在秦夜即將離開的時候,他猛然擡起頭來,眼眶發紅地吼道:“爲什麽?”

    “爲什麽非要瞞著我們!”

    “我們……不是朋友嗎?”

    “林導師!你在做什麽!!”周先龍和莫長浩的聲音從身後傳來,破空之聲隨之響起。

    身後的陰風仿佛頓了頓,秦夜的聲音古井無波地響起:“誰都有自己的立場,哪來這麽多爲什麽。”

    “那……永別了。”

    刷……秦夜的陰氣徹底消失在這片天地。

    永別了……再見都不是……林翰脫力地靠在樹上,看著自己仍然握拳的手,喉結抖動得厲害,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然而立刻,他就被一只手抓著,死死抵在了樹上。周先龍恨鐵不成鋼的臉出現在他面前:“林翰……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做什麽?!”

    “追查了這麽久,你……讓所有人的心血都白費!你就是這樣對你的職務的?!”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