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歌手中的泥石流 > 197.他能不香嗎?

197.他能不香嗎?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有了這一番的想法之後,于躍和陸小燃都有了期待。

    而且早期的動畫制作並不需要太高的成本,就比如像日常系的《阿茲漫畫大王》一類的畫風和上色,只要故事有意思,依然有一大票的忠實觀衆。

    更何況于躍的這部《輕音少女》的劇情,比原版的更加有內容。

    甚至這都已經不是《輕音少女》了,只是用了一些這部動畫成功的因素。

    于躍打算接下來跟淩貝貝打個電話商量一下這部漫畫具體操作。

    免得淩貝貝拿到漫畫之後,發現畫風跟《未聞花名》天差地別之後,會有心理落差。

    于躍覺得這部漫畫的上色只要做的到位,就算是馬克筆上色也會十分的精致,他淩貝貝打電話,只是爲了讓她心裏有個底而已。

    而且《未聞花名》還有好長一段時間的連載,雖然銅版紙彩頁是不考慮了,但是雙膠紙的彩印效果也是相當不錯,能夠很好的展現出這部漫畫的上色效果。

    “對了,學長。昨天你的生日禮物都忘記給你了。”說完,陸小燃開始翻自己的書包,然後拿出一個禮品盒,遞給了于躍。

    于躍接過禮品,也不說要打開,而是深情的看著陸小燃,說道:“還送什麽禮物,你不就是我最好的禮物嗎?”

    空氣中彌漫著甜膩的味道。

    王潇琳被這突如其來的狗糧,噎的差點喘不過氣來。

    “你不打開來看看嗎?”

    于躍剛想說回去再打開,可是當他看到陸小燃期待的眼神,還是把話吞回了肚子裏。

    盒子裏是一摞漫畫稿紙,裏面記錄著兩人從相識,到相知的過程。

    雖然只停留在第二次表白之前的事情,但是也是陸小燃用心去用漫畫記錄的。

    看的于躍滿心歡喜。

    王二丫在措不及防之下,又被塞了一嘴的狗糧。

    “小燃,你說咱們要不要把這個加到《輕音少女》中,當做故事的直線。就說她們看到我們的故事之後,更加的對愛情充滿向往。”

    “隨便你呀,你說怎麽設定,我就怎麽畫。”

    “那就加進漫畫中。”

    “好。”

    王潇琳:……

    “你們兩個什麽時候變得這麽沒節操了?”

    “我覺得這樣挺好,一邊可以爲動畫做一個鋪墊,另一方面還可以宣傳一下學長的音樂。”

    陸小燃倒是不太在意于躍通過漫畫來宣傳他音樂的事情。

    只要學長能夠將漫畫中所有的歌曲和音樂都做出來,那又有什麽關系?

    說不定還能引領新的話題和潮流。

    反正學長做什麽都是對的。

    “我是說你們倆竟然能把秀恩愛的事情說的這麽坦然,不怕被讀者們寄刀片啊?”

    “難道讀者們不希望我們過得幸福嗎?我覺得稍微的展示一下也挺好呀。”

    王潇琳:……

    算了,我不說話了。

    王二丫覺得陸小燃在有于躍出現的時候,智商已經約等于零了,這時候跟她談論任何關于于躍的話題,都是光明偉岸的。

    ……

    星期四的下午,有電視台主導的少兒舞蹈大賽,即將拉開了帷幕。

    中午大家就在社團教室集合了。

    端木婳可憐巴巴的沒有坐在呂小魚旁邊,心裏默默的發誓,絕不理睬任何人。

    尤其是看到于躍之後,更是小聲的發出“哼”的聲音。

    以每五秒“哼”一次的頻率,來宣誓著自己的存在感。

    于躍也沒在意端木婳委屈的小表情,只是他想起了米奕甜請自己幫忙問的事情。

    所以不管現在端木婳是什麽心情,他都得問一下,順便問一下遊戲的進度問題。雖然這件事情不怎麽急。

    “小婳婳。”

    端木婳沒有理他。

    “小婳婳,怎麽不理我啊。”

    “哼!”

    “怎麽了這是?”于躍看向了呂小魚。

    “不知道。”呂小魚大致猜出是因爲于躍生日會上表白的事情,沒叫上她湊熱鬧,所以這小丫頭生氣了。

    但是呂小魚又不好意思說出來。

    說出來不就暴露是自己透露給她的消息了嗎?

    反正怎麽問我都是不知道。

    “今天小婳一出現就這樣了,大概中午沒吃飽吧。”

    “哼!”

    聽到這兩人的一問一答,端木婳更是不滿,你們根本不關心我,都不知道我在生氣!

    她感覺自己是一個被社團遺棄的人,一個可有可無的人。

    說好了要一起考大學,你們卻背著我表白了!

    還不通知我參加你們的生日!

    想到這,端木婳眼淚都開始在眼眶裏打轉了。

    于躍這時候想起來小燃那天好像問了一句“今天好像沒有看見端木婳”,自己還回了一句愛來不來。

    嗯……

    得找個借口呀。

    于躍看向了遠處的慕容南石。

    “小婳婳,那天我生日的時候,你怎麽不來啊,我都讓慕容通知全體社員了。這慕容也真是粗心大意,通知的這麽不到位,不但你沒通知到,就連我的同班同學戴高興也沒有能夠通知到位。”

    反正惡人先告狀就對了。

    至于會不會因此敗壞了慕容的名聲。

    這重要嗎?

    只要自己的名聲不被敗壞就可以了。

    慕容你的出現,不就是背鍋用的嗎?

    端木婳眼淚汪汪的看著于躍。

    是這樣嗎?是因爲慕容哥哥通知不到位造成的嗎?原來不止我一個人沒到場啊。

    這慕容哥哥也太粗心大意了!

    “我以爲是主唱哥哥你不願意叫我一起呢。”

    “怎麽可能,就憑咱們倆的關系,我是那種人嗎?你也太不相信我的人品了。”

    “對不起。”端木婳覺得自己不相信主唱哥哥這件事確實做的很不對。“但是主唱哥哥你下次的生日一定要叫上我!”

    “沒問題。”

    于躍想了想,還是先不要問她關于做遊戲和建網站的事情吧,等活動結束了之後再問。

    不然任誰都能想到,自己哄她只是爲了其他的事情。

    不過于躍有一點沒說謊。

    戴高興沒到場確實是于躍刻意爲之,但是端木婳沒到場就跟于躍沒什麽關系了,還真是慕容沒有通知的原因。

    主要慕容南石覺得,這種事情不適合端木婳參加。

    萬一強副校長誤以爲這是在帶壞他的侄女,這問題就大了。

    所以,慕容的主旨就是,甯願讓端木婳誤會,也不能讓強校長誤會。

    這裏面的本質區別還是很大的。

    大不了自己給小丫頭道個歉就是了。

    見于躍這邊端木婳一臉委屈的樣子,慕容南石本想過來看看情況,事情既然已經這樣了,該道歉還是要道歉的。

    慕容南石拿得起放得下。

    但是于躍遠遠的就向他做了個不要過來的手勢。

    他可不想慕容這時候跑過來。

    這不顯得我的人品很有問題嗎?

    ……

    “在這個春光明媚的下午,孩子們帶著熱情洋溢的心情,來參加了我們少兒杯舞蹈大賽,由全市23個幼兒園報名參加的比賽,其中在初選階段我們選了八個幼兒園的舞蹈來進行決賽,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歡迎他們!”

    活動現場,實習主持人用著一種誇張的語氣,抑揚頓挫的主持著整場的節目。

    只是有不少的家長聽的直翻白眼。

    春光明媚是什麽鬼?

    還真是夏春天過去了,春天還會遠嗎?

    “讓我們有請飛躍樂隊演唱《豬之歌》,演唱者端木婳,呂小魚。”

    台下小朋友們一陣歡呼。

    端木婳是《彎月亮》的熟臉了,之前在兒童節目上端木婳一直都沒有怎麽唱過歌,所以她的上台自然引起了孩子們的歡呼雀躍。

    之所以她們被定爲開場,還是因爲這首歌相對比較活潑,兩個小女生青春活力的台風,能夠讓舞台呈現出歡快的氣氛。

    而第二首由于躍和主持人鴨子哥哥一起演唱的《蟲兒飛》,更是帶動了整場演出的氣氛。

    這首歌已經是《彎月亮》的招牌歌曲,簡單易懂,而且旋律還很優美。

    鴨子哥哥的一句會唱的小朋友跟我們一起唱,直接引爆了孩子們的熱情。

    少兒舞蹈大賽這種東西,一般也只有與之相關的人才會感興趣,不過偶爾一些孩子做出蠢萌的行爲,也能夠博得觀衆們一笑。

    進程過半的時候,于躍一口氣演唱了《兒時》、《童年》和《童話鎮》三首歌,《兒時》、《童年》這兩首歌讓家長們瞬間回到了自己小時候的記憶當中,《童話鎮》裏的童話人物,又讓小朋友們興奮不已。

    所以一場活動下來,于躍倒是收獲了不少口碑。其他人也多少混了個臉熟。

    見端木婳的心情已經跟不錯了,才把需要說的事情跟端木婳說了。

    到時候有什麽想法,就讓他們兩個自己聊。

    剛說完事情,于躍的電話就想起來了。

    于躍拿出來一看,是淩貝貝的電話。

    自己還想打電話跟她說一下新漫畫的事情,卻沒想到她先打過來了。

    “淩姐姐,猜猜我是誰?”

    淩貝貝:……

    “可以給你三個選項哦。a是于躍,是陸小燃,是作者。”

    淩貝貝:……

    “我選。”

    于躍:……

    于躍捏著嗓子尖聲說道:“回答正確,請問‘歸漁’大人找我有何貴幹。”

    “別鬧了,咱們《煙花》的編輯部准備開個專欄,專門聊作者八卦的,並且專門做了民意調查。第一期你們‘鹿嶼’的呼聲特別搞,壓制了一衆老漫畫師,所以編輯部權衡了一下,覺得你們倆的八卦應該比較所,決定第一期就放在你們身上。所以我們約個時間來一次電話訪談?”

    “嗯……我要征詢一下小燃的意見,等確認了之後發信息給你,你看怎麽樣。”

    “好。我現在要先確認一件事情,你之前說你們倆並不是情侶,只是互有好感。是不是?”

    “之前是,現在不是了。”

    淩貝貝:……

    “所以,你們倆談戀愛了?什麽時候的事情?”

    “前天。”

    淩貝貝一時間都不知道說什麽了,連這兩個自己看好的高中生都談戀愛了。

    雖然自己在音樂網論壇幫他們打過嘴仗,雖然自己有一種姨母般的欣慰,雖然有情人終成眷屬的成就感。

    但是一只單身狗驟然聽到別人戀愛了,終究還是有些難過的。

    “好吧,你們倆什麽時候一起來滬市。”

    “這個我得跟小燃商量商量。對了姐,我跟小燃准備動手畫新的漫畫了,想跟你聊聊關于這部漫畫的事情。”

    “你們開新漫是好事啊,我全力支持。”

    “問題就是新漫的風格跟《未聞花名》不一樣,畫風、上色、故事劇情都有很大差別,應該說整體不如《未聞花名》,是一個宣傳我的音樂的漫畫。”

    “嗯?宣傳音樂?”淩貝貝一時間沒有聽明白。

    于躍就把這部漫畫的想法給說了一遍。

    同時,于躍還表示,《輕音少女》的所有歌曲都會在動畫版中面世,並且在動畫版面世後,歌曲會在玉音網同步更新。

    這一點會在漫畫刊登的時候,就先把相關情況告知給讀者。

    “這想法……”

    淩貝貝還真不知道怎麽形容這部漫畫,只能說于躍真的是有炒作自己的頭腦。

    這樣一部劇情比較平的少女漫,被于躍這樣一折騰,立刻包含了未來感、神秘感、原創單曲發布會,調動著讀者們對歌曲的期待。

    “想法是好想法,但是我們也得看到作品的樣稿才能決定要不要用,不過就憑著陸小燃的畫功,這不作品也應該沒有什麽問題,除非劇情裏面出現了重大的問題。”

    “那就好。”

    “另外《魁拔》在《新漫力》上的連載的反響也不錯,很有古風味道,而且還比較熱血,比較符合大衆的口味。”

    于躍隔著電話點點頭。

    畢竟是自己嘔心瀝血之作,能不優秀嗎?

    他能不香嗎?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