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劍仙 > 第五十九章 從今以後,你做辯機

第五十九章 從今以後,你做辯機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虹光中,葉千自蓦然擡頭,原本褐色的眸子,如今變得猩紅,一雙豎瞳叫人看去便不寒而栗,裸露在外的肌膚,被泛著幽光的鱗片覆蓋,他手腳並用,在湖面如野獸狂奔。

    很明顯葉千自得到了莫大的好處,整個人氣勢陡然攀升,竟隱約散發出大三境門檻武夫的氣勢。

    陳安之握緊劍柄,微微側過頭,輕笑著說道:“方小商,這個麻煩,可值十斤好酒?”

    方小商哪裏還笑的出來,此等情況,就算是個傻子也能看出來很不妙,悄然咽了口唾沫,讪讪道:“別說十斤,能度過這一劫,你這輩子的酒都被我承包了。”

    “你說的啊。”陳安之咧嘴一笑,手持摘葉劍緩緩舉起,在葉千自臨近時,奮力向下一砸。

    毫無技巧可言,實實在在的揮砸動作。

    葉千自沒有躲開,他直接沖撞向持劍而立的白衣劍客,在葉家府邸時,他強忍著作嘔的感覺,將整個饕餮心髒吃了下去,忍受了撕心裂肺般的痛楚,期間數次痛的昏厥,但都被他咬牙堅持過來,尤其是一枚枚鱗片自血肉中生根,鑽出肌膚的那種疼痛,可就是這種痛苦,他都熬了過去。

    所以葉千自很自信,自信自己的就是世上最堅固的兵器。

    葉千自直直一拳揮出。

    陳安之一身雪白長袍,長劍決然揮動,雙腳擰地借力,堆砌起小小的泥土堆。

    葉千自以拳做兵刃,抵擋陳安之的劍。

    沉湖之畔,驟然響起一道刺耳的金石相交聲。

    葉千自沉入湖水中約莫三丈左右,平靜的水面被這突然的動靜驚擾,激蕩起巨大的浪花,濺到岸邊。

    陳安之深呼吸一口氣,調整氣息,整條手臂微微顫抖,竟有些酸麻的感覺。摘葉被這一下震得頭暈腦轉,好不容易緩過勁兒來,盤坐在劍身中破口大罵,“陳安之,你是故意的對吧?有劍鋒不用你用劍脊拍?”

    陳安之微微搖頭笑道:“看來這家夥真是皮糙肉厚,我還以爲這一劍能把他直接拍爛。”

    摘葉翻了個白眼,活動了下身子,嗤笑道:“你早就不是以前的姜初一,還指望著跟以前一樣大顯神威呢?”

    陳安之早就習慣了摘葉這張破嘴,知道自己若是接話,這家夥會更來勁兒,索性不再理他。

    湖水中不斷有氣泡翻湧到水面,緊接著就像是沸騰了一般,不斷地向上翻湧起巨大的水波,陳安之吐出一口濁氣,腳下驟然發力,高高躍起,在空中劃出一道巨大的弧度。

    便在這時,原本沸騰的湖水瞬間激射出無數水珠,這些水珠因受力頗大,接連成線,呈箭矢狀襲來,陳安之揮動長劍,抹出一道劍氣,將四處飛濺的水珠悉數打散,空中氤氲起一縷縷的水霧。

    藏匿在水珠簾後的拳隨後而至,裹挾拳風將漫天水珠攪動成旋渦狀,而這雙拳便是旋渦的中心。

    春寒料峭,只著一襲薄衫的少年,站在稍遠處的湖畔,感受到那雙淩厲的拳風,更覺得通體寒冷,方小商自問若是自己處于陳安之的處境能不能接下那一拳,答案是否定的,身爲凝一魂修士,面對大三境武夫,雖不可說毫無反手之力,只是那力道著實小了點。

    所以,武夫之路是很極端的,要麽步入大三境成龍作鳳,要麽困于小三境寸步難行。

    不過也好在對方是武夫,三千年前陳安之身爲劍修,磨砺劍道的同時也不會拉下鍛造肉身,雖比不上那些聖人武夫,但也不會遜色太多,甚至在靈氣的加持下,還能隱約壓制對方。

    即便是現在,他的肉身依舊強橫,只不過三千年的沉寂,也著實讓他身體機能強度有些退化,尤此可見,磨砻浸灌才能日進有功的說法,並不是全無道理。

    葉千自的身子從湖水中一躍而出,一拳砸向陳安之的胸口處。

    心主神明,主明則下安,主不明則十二官危。心藏神,可統髒腑,經絡,氣血等活動,若是失神,則目光散亂,神思恍惚,五髒六腑皆危,同時心口亦是人體脆弱部位之一,若是給這一拳擊中,不說吐血,半天恍惚是躲不過的。

    眼看著那迅猛的拳頭臨近,方小商心急如焚,但二者如此近的距離,他實在控制不好靈氣攻擊,很容易誤傷到陳安之,一時間也不知該做些什麽,反觀陳安之卻不避不退,長劍緩緩向前遞出,毫無技巧的一劍,甚至可以說破綻百出。

    “這一劍不太行。”摘葉搖頭晃腦,似是極爲惋惜,“跟之前相比,差了一萬個陳安之。”

    陳安之聽到此話,原本劍鋒直指在手腕輕抖下,轉變作劍脊,硬扛下這一拳,盤坐在劍身中的摘葉像是被龐然大物撞擊般,震得七葷八素,雖說這一擊對于他來說造不成什麽創傷,但滋味總歸是不好受。

    想要開口怒罵的摘葉,怕再被陳安之捉弄,趕緊閉嘴。

    兩人僵持不過片刻,葉千自向後躍開,穩穩落地,咧嘴一笑,“陳安之?”

    陳安之輕輕放下手臂,輕笑道:“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你這三四個時辰,倒是讓人恨不得把眼刮出來看了。”

    葉千自豎起一只食指搖了搖,笑道:“你若是看不清楚,那我就幫你把眼珠子刮下來,看個清清楚楚,然後等打死你之後,文家的那兩個余孽的日子,也不會好過,我會把你們葬在一起的。”

    陳安之微笑道:“埋不埋,我倒無所謂,在此之前,我想問你幾句話,關于你身上的饕餮之力。”

    葉千自活動下筋骨,臉色驟然陰沉下來,渾身上下發出爆豆般的響聲,在陳安之將要開口時,突然發難。

    ————

    刀光亮起,自下而上,掀起不少冰渣,夾雜在呼嘯的罡風中,一路犁出觸目驚心的溝壑。

    冰天雪地的地方,在更接近大山的天地,數不清的腳印像刀刻在厚厚的冰面一般,錯綜複雜,一個疊著一個。

    天空是黑色的,視線從上往下落下來,下面依舊是黑壓壓的,狂風肆意吹拂著臉龐,甚至有夾雜的細小冰淩割裂出血線,瞬間湧出的鮮血初見空氣,便凝成冰珠挂在臉頰。

    這一方天地僅有的明亮是天雷遊曳在雲間,時而乍現的雪白電弧,還有地面兵刃泛著的幽光,以及那一道頂天立地的刀罡。

    自文水城來的刀客出了一刀之後,卻遲遲沒有再拔出刀。

    那一刀所向披靡,落在比大山深處更深的地方。

    他仰望著刀光消失在遙遠的北方大山,微微歎息了一聲。

    常將軍不解,大山妖族更是不解,但接下來,他們明白了,臉色也陡然變差,甚至可以說是一種叫做驚慌失措的神色出現在除了刀客之外的每個人臉上。

    方圓千裏之內,大地動蕩,山峰顫抖,堅冰碎裂,若蠻牛滾泥塘一般,轟然振動。

    十萬大山躁動不安,有供奉的廟宇,足足四十八座廟宇,內有供奉的金身泥塑泛起光輝,有金曦迷霧宛若瀑布流淌,落在地面成雲霧缭繞。

    與此同時,距離三州五地十萬裏之外的地方,一處散發著白色和冰藍的陸地憑空而立,有很多的雪,還有很多的冰堆砌而成,雖然現在已是開春時節,這裏的雪依然不停,凜風依舊刮得人肌膚如刀割。

    如果此時風雪稍微小上那麽一些,大概也能算的上賞心悅目這一詞,只是目之所及的白雪,難免有些單調了。

    渾身籠罩在白袍裏的男子,臉色蒼白,甚至連皮膚也是雪白的,尤爲病態,如果不是那雙漆黑宛若深淵的眸子,怕是只覺得整個人都與這雪地交融。

    他緩緩地走著,突然停止了腳步,轉過身望向三州五地,唇角蓦然露出一絲笑意,這是一種洋洋得意的笑,像是完成了什麽大事,總要炫耀一番,可這種神態卻總叫人討厭不起來,像是書生明悟了道理,露出舒心的笑一般,宛若暖陽。

    他許是走的有些乏了,在這漫天風雪中盤坐下來,自懷中摸出一枚簪子,眼神落在上面,滿是懷緬之色,隨後收起來,又取出一盞燭台。

    青銅燭台不知用了什麽法子,在這漫天的風雪裏,居然沒有絲毫的動搖,仿佛帶著燒穿天際的溫度,使得方圓十裏的堅冰風霜瞬間融化,而後又凍結覆蓋,這一切,不過一息之間,看起來,仿佛什麽都沒發生。

    也行是袍子實在太大,有些遮住視線,男子擡起一只手提了提頭罩,露出張溫潤如玉的臉龐,燭火蒸騰雪花撒發出的白色霧氣缭繞在他面前。

    漸漸的演化出很多景象,有一位剛要進入斷崖門,卻駐步略有思索的負劍少女,有一位站在山峰,背負雙手眺望天空的錦衣少年,萬裏長城之前,持刀而立的刀客以及遠處黑壓壓的饕餮獸群。

    這些畫面一閃而逝,最終定格在沉湖畔。

    看著陷入苦戰的白衣劍客,男子輕輕閉上眼睛,嘴角揚起意味深沉的笑意,有釋然,有歡喜,有欣慰,卻沒有一絲不好,他閉上眼靜思了很久,然後擡起頭再次看向遙遠的前方。

    他緩緩伸出手,將漫天的風雪攥在手中,白色的曦光在指縫間流露出來,捏碎,又松開。

    天空中有數不盡風雪,根本看不清前路,望不到歸途。

    但是他卻好像看到了。

    他看到了遙遠的地方有一道粗若山脈的極光照耀下來,有數不盡或是蒼老,或是年輕,或是完整,或是殘缺的屍體在那道五彩斑斓的光中沉浮,沒有生機,也沒有聲音,安靜極了。

    他輕輕笑了,先是輕笑,然後就是笑出聲音,最後竟捧著肚子大笑起來。

    “十九樓,成仙路,成個狗屁的仙,有個屁的仙。”

    說完這句話,他再次平靜下來,神情漠然,伸手在空中一抹,收回時,緩緩攤開手掌,手心赫然多了一縷燭火。

    下一刻,男子將手湊到嘴邊,輕輕吹了口起,原本指甲大小的燭火驟然放大,凝聚成一副青年和尚模樣。

    他在天空中,握著燭台輕輕劃開一道裂縫,把那和尚輕輕往前一遞。

    “從今天起,你就叫做辯機了。”

    做完這一切,男子才吹熄了那風雪都無法撼動的燭火,收進懷中,緩步向前走去。

    ();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