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回八零小辣妻 > 第92章 公事還是私事

第92章 公事還是私事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霍正興聽著名字耳熟,仔細想了想,可不就是今早徐雲芹說的那個名字。

    這邊趙美岚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又按著唐念給的方子抓了藥,便心有疑惑的離開了。

    趙美岚剛走,霍正興就火急火燎的拿長木棍敲了霍峰胳膊一下:“唐念,是不是和南南定親的那個孩子!她還懂中醫?”

    霍正興對唐念更加好奇了,吹胡子瞪眼睛的,就是讓霍峰帶他去見唐念。

    霍峰也百思不得其解,如果剛才那個方子當真是唐念寫的,那這孩子的天賦可不得了。

    他壓了壓心裏的驚,又被霍老爺子纏的沒有辦法,只得道:“爸,唐念周六會來慧仁藥堂學習,您要是想見,就等幾天,不過您可別說漏了嘴,嚇到孩子,這親事還沒說呢。”

    霍正興心裏有數的點點頭,得知過幾天就能見到唐念,他也不鬧了。

    ——-

    下午六點,放學後,唐念和劉小媛便結伴回家了。

    哪想才剛剛走到寶山村村口,就被趙玉芙攔了下來。

    趙玉芙一改以往的脾氣,她笑臉相迎的朝著唐念招手:“唐念,這裏!”

    劉小媛雖然不認識趙玉芙,但也聽說過偵察站有個城裏姑娘,模樣俏麗,衣服前衛,村子有不少男生都偷偷的去看過她。

    不過他們村子裏的人結婚都早,二十出頭的男人幾乎都結了婚,而趙玉芙今年已經二十一了,所以那些男生也都只是瞧一瞧。

    劉小媛偷偷打量著趙玉芙,壓著聲音:“小念,這個就是偵察站來的城裏人嗎?你認識?”

    唐念點頭:“見過幾次,不熟。”

    唐念也不知道趙玉芙耍的是什麽把戲,她看了趙玉芙一眼,並沒有要過去的意思,而趙玉芙已經主動過來了。

    她討好一般的遞過來幾塊糖果:“唐念,這個給你吃,咱們也算是認識了,你比靳南小,靳南照顧你,那你也算是我的妹妹了,這位是你同學嗎?我這還有,你也拿著。”

    說著趙玉芙又給劉小媛遞糖果。

    劉小媛看了趙玉芙一眼,也不知道是什麽情況,便沒伸手拿。

    唐念道:“我不吃糖。”

    之前趙玉芙還言辭不善,現在倒是改變策略了。

    難不成是想收買她?讓她給她和霍靳南牽線。

    趙玉芙尴尬的拿著糖果,臉上的笑容已經快繃不住了,這個不知好歹的村姑,她放下身段這麽和她說話,她竟然還不要?

    這個年紀的孩子不都愛吃甜食?

    趙玉芙見糖果對唐念沒用,只好出聲:“不吃糖啊,沒關系,對了,我知道城裏有一家蛋糕店特別不錯,等有機會我帶你去吃。”

    趙玉芙挑眉看了唐念一眼,知道唐念肯定沒吃過蛋糕。

    故而她又特別得意的在唐念面前道:“唐念,蛋糕很好吃的,有機會你一定要嘗一嘗。”

    唐念翻了一個白眼。

    她擡眼看著趙玉芙:“還有事?”

    趙玉芙搖搖頭又點點頭,她頗有幾分難爲情的看著唐念,緩緩才開口:“唐念,我聽說靳南最近都在你家吃飯,我沒什麽意思,就是想說如果可能的話,你多幫幫我,你也知道靳南這個人面冷心熱,我和他同學多年,不知道你年紀小能明白嗎?”

    唐念扯了扯嘴角。

    之前和她說是霍靳南的未婚妻,現在又說這些,唐念搖頭,表示不明白。

    她也沒有和趙玉芙在這耗時間,隨口道:“我得回家了。”

    說著她就和劉小媛離開了。

    趙玉芙看著唐念的背影,視線微微眯起,她說了這麽多,那個唐念應該知趣一些,她和霍靳南根本不是一路人。

    沒過一會兒,李蘭追了過來,“玉芙,你還認識寶山村的人呢?你剛才和誰說話呢?”

    “不認識,隨便說兩句。”趙玉芙根本沒有把唐念放在心上。

    李蘭拉著趙玉芙往偵察站的方向走,提議道:“咱們還要在這裏待多久啊,玉芙你想想辦法,讓你爸爸把咱們調城裏吧,我實在是不想待在這裏了。”

    若不是因爲趙玉芙非要跟著霍靳南來,寶山村,李蘭是根本不會過來的。

    其實趙玉芙也不想待在這裏,她猶豫了一會兒:“霍靳南呢?”

    “還在偵察站呢。”

    聞言,趙玉芙立即加快腳步回了偵察站,和准備離開的霍靳南迎了一個正面。

    她連忙勾了一下耳邊的碎發,帶著幾分嬌羞的開口:“那個,霍靳南,我能和你說幾句話嗎?”

    “公事就去找常子健。”霍靳南說著就邁開了步伐。

    趙玉芙連忙追過去:“不是,是私事。”

    霍靳南聞言,眉頭幾不可見的上挑,嗓音微冷:“如果是私事,那更沒有必要說,咱倆沒有私事可談。”

    霍靳南走在前,趙玉芙急著跟在後面,她斟酌了好一會才道:“是公事也是私事,你打算一直待在寶山村嗎?如果你有考慮回城裏,我可以想辦法,把咱們都調回去。”

    調回去?

    霍靳南眸子微微眯起,他好不容易才調到寶山村,現在趙玉芙和他提調回去?

    見霍靳南腳步站定,趙玉芙心下一喜,以爲霍靳南也想回去,她積極的湊了過去,還沒等開口,一盆冷水就放佛從頭澆下,冷徹心扉。

    “不必,你要是有這個心思,就趁早自己離開。”

    說著霍靳南便邁著大步離開了。

    趙玉芙被晾在了原地。

    她握緊拳頭,緊咬下唇,帶著不甘心轉頭回了偵察站。

    唐念並不知道趙玉芙後續所發生的事情,這會兒她已經回到唐家,在屋裏寫作業了。

    夜幕拉下,村子裏的夜晚,還是很熱鬧的,因爲這個年代沒有什麽娛樂設施,所以吃過晚飯後的村民都在外面唠家常。

    唐家晚飯吃的遲,他們一家子都還在家裏,正被胡芳菲吆喝了一嗓子准備吃飯。

    外面按在電線杆上,許久不曾響過的喇叭突然有了聲音。

    “許冬月,許冬月,聽到喇叭趕緊回家!”

    喇叭聲來回循環喊了幾次,才停下來,胡芳菲站在院子裏,聽著喇叭聲,皺著眉頭:“許冬月?這出啥事兒了?”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